() 大佬们看的是格局,小弟们火拼的是地盘,而青云作为小弟中的小弟,却是呼呼大睡了足近七日。

   究其原因,还是由于在对战钱起穆的本命血蟾时太过大意,傻愣愣的用了一招自己不熟悉的剑诀,一下子便抽空了体内近乎九成的灵力。

   其实他原本也不用睡上七天七夜,顶多有个二三日功夫便可恢复如初。

   不过按照姚梦寻的意思,青莲当着他的面割去白尾,这种伤害对心灵的打击甚大,需要时间调整,所以她再次施展镜核之力,这才让青云舒舒服服的睡了这么久。

   迷迷糊糊的小爷只觉胸口似压了什么重物,有些喘不过气来,努力睁开惺忪的睡眼,他发现原来是萧洛一枕着自己睡着了。

   喉头刚蠕动了两下打算发声,敏锐的萧大姐立时惊醒,只是旋即便收起了那副开心的表情,冷冰冰的问道:

   “睡饱了?”

   “哈哈,那是,美人作伴好梦乡嘛!”

   “油嘴滑舌!”

   萧洛一撇了撇嘴,却也没有像往日一般再去拧他的耳朵,但睡梦中小鬼一直呼唤着的阿莲二字,却是让她心中堵得慌。

   支起身子环顾四周,青云发现自己竟然睡在了一顶占地巨大的帐篷里,其内布置奢华,富丽堂皇,除了阁宇的顶尖客房,他还是头一遭住在这么好的地方。

   “这是哪儿啊?”

   气质清雅美女高清唯美写真

   萧洛一并未答话,而是抬手指了指帐篷内挂着的一副巨型画像,眼中满是鄙夷的神色。

   “二少帮?!”

   就见那与人等高的画框中,赫然描绘着一名威武霸气的戎装男子!

   男子头戴宝冠,身披战甲,手执一柄薄细金龙剑,而看那流里流气的英俊五官,不是姚破风又会是谁呢?

   “哈哈哈哈,不错不错,正是我泱泱二少帮,云老弟你终于醒啦!”

  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,一个虎背蜂腰的健硕男子猛地一掀帘布,带着爽朗而又熟悉的笑容,大踏步的走了进来,正是姚二少!

   “哈哈,风哥,好久不见啦!”

   青云同样是哈哈一笑,猛地从床上一跃而起,衣服都没穿就扑了上去与他相拥在了一起,颇有些倒履相迎的意思,彼此目中皆是饱含热泪。

   二人相拥了足有数十息的功夫,这才依依不舍的分别开来。

   直至此时青云才发现,姚破风身边还跟着一些人,于是赶紧将衣服穿好,恭恭敬敬的给各位前辈“行礼请安”。

   毕竟在场无一不是元化境的高手,却都众星拱月似的围着他转,让小爷心虚不已,特别是姚梦寻如琉璃一般剔透清纯的眼眸,实在是让他不敢直视。

   且向来清冷少言的萧洛一竟破天荒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主动替他铺整衣衫,理顺长发,更是让小爷薄如蝉翼的面皮烧的通红。

   不过当他舒展双臂,穿上外衣之时,胸口剧烈的疼痛还是让他连连咳嗽了好几声。

   “云小弟你慢点。”

   依旧是一身浅碧色的百花长裙,花雨眠和萧洛一立马上前扶住了青云摇晃着的身子,关心道:

   “她们带你回来的时候你的肋骨近乎断了,有好几根都扎进了肺里,这才几天啊,快给我好好休息,莫要逞能!”

   “泼皮,我睡几天了啊?”

   青云闻言尴尬的笑了笑,內视一番他也发现自己的肋骨虽已接续大半,但好几根上都还有些丝丝缕缕的暗纹,足可见当时血蟾的拍击,得有多么巨大的力道。

   这也是由于昏睡中的青云无法施展麒麟噬来掠夺生机灵力的缘故,所以伤势恢复较慢,如今清醒之下,痊愈的速度则会快上许多。

   “老婆,我受伤的时候怎没见你这么关心我?”

   “谁是你老婆?!”

   姚破风并未先回答青云的问题,而是酸溜溜地冲着花雨眠道。

   这小妮子是最忌讳姚二少在大庭广众下喊她老婆,顿时怒从心中起,就听啪啪两声巨响,姚破风的脸上照例又多出了两道小巧的五指印,而她自己亦是红着脸,一甩裙摆绝尘而去。

   姚梦寻不怀好意的对着自己二哥眨了眨眼,然后简单回答了青云的问题:

   “七天。”

   接着又补充道:

   “是我让你睡了七天。”

   青云闻言赶紧低下了头,目光躲闪的朝着姚梦寻拱了拱手:

   “多谢姚仙子。”

   “无妨。”

   对于青云的表现,姚梦寻早就习以为常,仅是嫣然一笑并未多说什么,旋即便望向了姚破风,似有意无意的说道:

   “破风道友,你们故人重逢是应该好好聊聊,我这外人就不叨扰了,告辞。”

   姚破风虽知晓幺妹和青云相识自灵镜祭所,但却也仅限于此,没有多想便点头送她离去。

   闻言,青云只得充满歉疚和无奈的在心底暗叹一声,倒是萧洛一的嘴角勾勒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。

   待得帐篷里就剩下他们三人,二少爷终于是恢复了他原有的“英雄本色”,一巴掌拍向了青云的肩膀,笑道:

   “好小子,我就知道你不会有事的!”

   当然了,他这巴掌自是被萧洛一给牢牢拴住,因为若是真被他给拍实了,青云重伤的身子骨八成又得散了架。

   “你不也一样,我一直都寻思给你炼制破壁丹来着,没想到还是你小子机灵,竟能想出找灵引境修士收购这个法子,可真有你的。”

   青云笑了笑,示意萧洛一自己没事,而姚破风却是斜眯着眼,猥琐无比地左看看右瞧瞧,那一双滴溜直转的贼眼盯得萧大姐浑身发毛。

   “二少爷,你想体会一下做盲人的乐趣吗?”

   魔女本色立现,吓得姚破风赶紧收敛了起来,一本正经的道:

   “咳咳,那啥,云老弟啊,你被白知正擒住后,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啊,快与我说说!”

   青云苦笑着摇了摇头,这便引姚破风在帐篷内的桌椅前落座。

   历经世事,姚破风早就放下了和萧洛一之前发生的那点不愉快,更何况不出意外,这魔女以后多半会成为他的好弟妹,二少爷这点度量与眼光那还是有的。

   待得彼此坐下,萧洛一便安静的站在一旁,主动为二人斟上了茶水,这一举动令姚破风羡慕不已的同时,却让青云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因为他想起了同样将自己照顾到无微不至的阿莲。

   “哎,风哥,说来话长。”

   随着青云的娓娓道来,姚破风也知晓了他们分开之后的经历。

   遵照和李泠君的约定,青云主动隐去了魔影死士的事情,还有关于四境山真灵遗存的部分隐秘,但仍旧听得姚破风是啧啧称奇。

   特别是对于萧洛一和青云之间的故事,二少爷内心熊熊的八卦之火,那燃烧的可格外旺盛。

   他不是那外刚内柔的花雨眠,所以根本不明白原本的生死冤家,究竟为何会厮守在一起,当然了,他对什么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压根也不感兴趣。

   作为一名非常善于欺男霸女的合格纨绔,姚破风更喜欢听微云峰上,夜雨洞内的旖旎故事。

   只是二人在被萧洛一红着脸,各自赏了一个爆栗之后,堂堂魔生门的二少爷也只得知趣的闭了嘴巴。

   不过嘛,有道是你有张良计,我有过墙梯呀!

   “云老弟啊,你可得教教我啊,雨眠啊,她这就,她这就,哎,你懂得你懂得,我连小手啊…”

   姚破风的嘴巴虽然闭上了,但却开始聚音成线与青云眉来眼去,好不快活。

   尽管知道以青云现在的修为,还没法对姚破风贼眉鼠眼的传音做出回应,可萧洛一还是一肚子窝火。

   本想就此离去,免得被这龌龊的二人污了眼,但转念一想倘若自己真走了,他二人岂不更能光明正大的“畅叙幽情”?

   于是心念一动,这便开口道:

   “姚二少,你知道的,我呢,出身风尘,幸得青云不弃,愿意永结琴瑟。”

   “是是是,大姐你这是出淤泥而不染,濯…濯…那啥而不妖,我们都晓得!”

   姚破风晃了晃他肚子里仅有的丁点墨水,奉承道。

   “呵呵,二少抬举了,也因为我师承凝花楼,自然很懂一些你感兴趣的秘术,既然你很喜欢研究这些,看在和青云是好兄弟的面子上,那我可以破例,将秘术统统都教给雨眠妹子哦!”

   萧洛一融开了她那冰冷绝美的脸,对着姚破风露出了一抹勾魂夺魄的笑容。

   “那敢情好啊!”

   姚二少闻言是欣喜若狂,当即轰隆一声,差点将帐篷内的桌子给拍的粉碎。

   “嗯,只是这秘术嘛,可能有些刺激,我怕你受不住哎!”

   “受得住,受得住,我就喜欢刺激的,萧大姐,我的亲姐姐哎!”

   这话姚破风听得不仅是眼冒金光,就连哈喇子都快流了一地了,好像只饿极了的哈巴狗。

   也只有小爷最懂大姐的心思,赶紧黑着一张脸往旁边挪了挪,小心翼翼的不敢再吱半声。

   “嗯,既然你这么想做魔生门的大内总管,那我一定会成人之美的,姚!公!公!”

   萧洛一咬牙切齿的寒声说道,一枚玉环径直划过了姚破风的胯下,不偏不倚的将其正坐着的板凳削成了两半,而后深深地嵌入地面。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