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灵犀心底又是委屈又是屈辱,可从小受的教育却不许她露出不堪一面,她放在膝头的拳头紧握,只低着头闷着声音道,“是我技不如人,是我输了。”

   许知秋无奈,“不过是几句诗词罢了,她会背,却会写吗?我们让她进诗社,来日比一比诗词骈文如何?”

   张灵犀摇了摇头,“不必刻意如此,倒是显得我们小家子气了,她有才学是真的,这一点我不能否认。”

   张灵犀的脾气便是如此,许知秋也知道,闻言只得无奈叹气不好多言。

   这边厢,沈清曦也在和孙淑宁、陈月婵二人逛园子,她三人走的地方都是僻静之处,因此说话也都十分随意。

   孙淑宁道,“月婵便也罢了,本就是不爱此道的,清曦你为何那么早便认输?这一次立春宴,你一点要争抢的意思都没有,如此可能说服相爷?”

   沈清曦笑,“争抢这些做什么?我的目的不在此。”

   陈月婵道,“早前便觉得你心思极淡,什么都不想要,如今我才真的看出来你就是个佛性子好脾气!”

   话音一顿,陈月婵道,“淑宁你第二局也是故意那么早认输的吧。”

   孙淑宁低头笑,“我也不想卷入争斗,可我要是早早落败,也不像样子,这才坚持到了后面,第三轮本来还想认输的,可没想到紫澜却先认输了……”

   孙淑宁一阵苦笑,陈月婵道,“说起紫澜,你们有没有觉得她很奇怪?”

   陈月婵虽然性子大大咧咧,可也不是个笨的,见赵紫澜今日这般做派,自然也觉察出了她的心机,孙淑宁面上笑意淡去,看着沈清曦道,“从前觉得她的天真烂漫,如今看来,倒是我们想的简单了。”

   肤若凝脂居家少女闺房写真

   孙淑宁觉得沈清曦是三人之中最有谋略的,便看着她说着话。

   沈清曦点头,“我们早日想到这一点是好的,将来若是和她有必要的争端,便得小心了。”

   陈月婵看着二人,“合着,她真的是有问题的?”

   孙淑宁蹙眉道,“她有才学是真的,可今日两次说认输之语的时机都十分的绝妙,第一次是假的,却让人们知道她谦虚,知道她柔弱,舍得别人怜惜她,第二次是真的,却是明明白白的让了灵犀,如此,灵犀得了头名,却是一个尴尬的头名,便更做涨了她的名声,她这两翻手段都有自己的小心思,不能说下作,却也不能像往常那般觉得她天真无暇了。”

   沈清曦万分欣慰的看着孙淑宁,“淑宁,你看事情敏锐多了。”

   孙淑宁笑着道,“这也多亏了你。”

   上次孙淑怡的事孙淑宁没想那么多,可沈清曦让她知道,世上许多人都挂着虚伪的面皮,要知道这些人的用意,便要多看看事情的结果,如果有的人在嘴上看起来吃了亏惹人同情怜惜,实际上却得了许多好处,那么这些人的心思必定不简单,孙淑怡往常便爱用这手段,今日,赵紫澜也是同样的法子!